logo

咨询电话:4000672572

千赢登录公众号:huanzhe999

评估案例

患者术后左喉返神经损伤,医院应该承担责任吗?

阅读:765次

事件经过


原告2009年1月24日因“心律不齐2周”至被告处就诊,初步诊断“Ⅲ型夹层动脉瘤”,入院后于2月9日行“直视支架象鼻植入+左锁骨下动脉转流手术”,病情好转后2009年2月17日出院。2009年4月4日,原告在某市就诊,诊断为左侧声带麻痹。2009年4月24日原告就诊于某市甲医院,诊断为左声带麻痹,外伤性肉芽肿(左)。2009年7月15日就诊于某市乙医院,诊断为左侧声带麻痹。2009年7月18日在某市就诊,诊断为左侧声带麻痹。2013年1月23日就诊于丙医院,诊断为左侧声带麻痹,器质性失音。原告认为被告对其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行为,故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为由将被告诉至我院。


患方观点


原告因患“主动脉夹层”2009年1月24日至2009年2月17日在被告处住院接受手术治疗。手术后原告立即出现了说话声音严重嘶哑、失音、咳嗽等症状,后虽经各种治疗仍无效果,最终被诊断为左喉返神经损伤,成为残疾人。术者甲和第一助手乙2009年2月9日对原告实施手术时并没有按照我国执业医师法的规定,在被告注册登记!属于违法行医。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被告赔偿1、残疾赔偿金22325.25元(按照25%参与度计算);2、误工费59623.20元(没有考虑参与度);3、住院费用80724.24元(社保未支付部分,没有考虑参与度)。


院方观点


同意原告全部诉讼请求,原告曾以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为由起诉过被告,该案件中已经委托法大就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被告辩称,不错,损害结果与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过鉴定,结论是原告属于正常并发症,被告没有过错。后原告撤诉。考虑到和谐医患关系,在本案中被告同意鉴定。根据中天的鉴定结论,并没有百分百认定被告诊疗行为确实存在过错,根据历次开庭举证质证,原告尚未完成自己的举证责任,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喉返神经损伤的症状是在住院期间出现。原告喉返神经损伤的症状是正常并发症,被告不存在过错。


专家评析


被告在对原告的诊治过程中,诊断、手术指征明确、术前已履行告知义务、手术操作和术后用药未见不当之处,其医疗行为不存在过错,左侧吼返神经损伤导致左侧声带麻痹的发生为该手术难以完全避免的并发症。该鉴定意见书中对于原告不良后果进行了分析:“声带麻痹”是声带外展、内收或肌张力松弛障碍引起的发音嘶哑无力和咳嗽等临床表现,多由吼返神经损害所导致。左侧吼返神经起始于主动脉弓前,由迷走神经分出,绕主动脉弓下方,沿气管、食管间沟上行。由于该神经起始于主动脉前方,与主动脉弓下方贴合相邻紧密,因此,在行有关主动脉弓部的操作和手术,如术中牵拉、分离主动脉弓等,均可能损伤到该神经。本例为主动脉弓中部夹层动脉瘤,行支架植入术及左锁骨下主动脉转流术时,需在主动脉弓部实施游离、切开、植入、缝合等操作,即便临床已履行高度注意义务,但在深低温体外循环手术条件下,亦不能完全杜绝上述副损伤,为手术难以完全避免的并发症。另据病史记载,在行“直视支架象鼻植入+左锁骨下动脉转流术”术前,院方已向家属告知了术后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及并发症,明确了可能出现“血管周围脏器及神经损伤等”术后并发症,并获得家属签字认可。综上所述,原告所行“直视支架象鼻植入+左锁骨下动脉转流术”已明显改善主动脉夹层的病理状态,手术已成功挽救患者生命,临床诊断、术中操作及术后处置未见明显不当之处。左侧喉返神经与主动脉弓的解剖位置关系紧密,术中尚难以完全避免损伤该神经,该神经损伤为难以完全避免的手术并发症。

本文章仅用于学习、交流与研究,部分观点如与其他作者表述相同,欢迎来电垂询。